互联网+品牌整合营销

专注互联网服务十年

我的朋友商小辛

我有一个朋友 她叫商小辛。 ————————自题 (一) 我七岁的时候认识了商小辛。 我们同为解放路小学一年二班的学生。 她比我矮一些,坐在我前面。 她有一双大眼睛,爱笑。 她学习好,每次作业都是优。 那时候我们流行玩一个游戏叫“坏蛋抓小姐”。 男同学扮演坏蛋,抓女同学。 女同学要没命的绕着操场跑啊跑。 如果被男同学抓到,就要让男同学拉一拉自己的小手。 拉手在那个年代里,是让我们脸红心跳的一件大事。 很多男同学都追着商小辛屁股后面跑。 商小辛跑得飞快,没几个人能追上她。 整个课间十分钟,都看到商小辛带领一帮男生围着操场练冲刺。 唯独有个人能追上商小辛,有幸拉一拉她的小手,被一群累得哈赤哈赤的男生羡慕和妒忌。 那个人叫李小昊。小个子,圆圆的脸蛋像苹果。 (二) 我和商小辛还有李小昊都成了好朋友。 每天放学都是商小辛整队,我在队头举着小黄旗子。 我们一班人马浩浩荡荡的穿过学校门口的人行横道。 过了马路,大家就四散开来。三五一群。 通常是我们三个一群。嘻嘻哈哈的往家走。 李小昊的家最近,他倒着拐进一个家属院,边走边冲我们笑。 我们就给那个家属院起名叫“小昊院”。 我和商小辛就去买小摊上一分钱一条的粘牙糖。 五颜六色的糖,把我们的牙齿粘成五颜六色的,我们就咯咯的笑。 (三) 小升初,我和商小辛还有李小昊都顺利升到解放路中学。 商小辛长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我和李小昊却怎么也不长个。 这一次商小辛坐到了我的后面。她还当上了班长。 我和商小辛仍然是好姐妹。只是小摊上已经不再卖一分钱一条的粘牙糖了。 当我知道商小辛和李小昊在谈恋爱的时候,已经临近中考了。 商小辛是个活力十足的人,她一面忙活班长的工作一面忙活复习。 还一面忙活恋爱。 我常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看到商小辛和李小昊并肩一起消失在路的尽头。 商小辛比李小昊高出半个脑袋,但这不影响他们的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下成为一幅美丽的画面。 我常陶醉于此。 (四) 我和商小辛考上重点高中。 商小辛说李小昊随父母搬去了上海。 我陪商小辛在“小昊院”的门口一起悼念她的初恋。 商小辛红着眼圈说,小昊走前说他会回来找我。 我说,一定会的。 (五) 商小辛高中三年依然优秀,高考成绩却有点意外。 当我们都兴高采烈背起行囊奔赴重点大学的时候, 商小辛还在家里听着音乐望着窗前的梧桐树。 我去告别。商小辛说,我落榜了,也许补录,也许复读。 商小辛硬挺着在我面前微笑,只是笑得太艰辛。 我一转身,就能听到她眼泪砸地的声音。 (六) 我在大学里收到商小辛的来信。 她被上海一所二流学院录取了。 她还说遇到了考上复旦大学的李小昊。 她说李小昊长高了,高出她半个脑袋还多。 商小辛的信里透出对未来的憧憬。 尽管高考遇到挫折,商小辛挺过来了,仍然充满活力。 我为她高兴。 大学时我有了一枚QQ号码,据说用这个号码可以和朋友聊天。 我四方打听获取了很多旧时朋友的QQ号码。 也包括商小辛和李小昊的。 商小辛用QQ号码告诉我她和李小昊又在一起了。 我为她高兴。 (七) 临近大学毕业时,商小辛用QQ号码告诉我她在上海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一边为她高兴,一边忙于考研。 我还常常收到商小辛发来的照片, 她和李小昊在上海的每一个角落里留下了爱情的足迹。 我都羡慕和妒忌了。 (八)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大学毕业后,忙于各种事情,我便与商小辛少了联系。 转眼五年,我们突然间就奔三了。 同学们大都结了婚,买了房,买了车,升了职,生了娃。 很多次的同学聚会上没有见过商小辛和李小昊。 我很想念她。 (九) 有一次休年假,我回家乡探亲。 路过了“小昊院”。看那里的老房子已经被拆了。 新盖的高楼就要封顶了。一派欣欣向荣的忙碌景象。 这座北方的小城市,像个矮个头的运动员一样,也要加速前进似的。 我在“小昊院”门口站了站,突然就想去看看商小辛的家。 于是我来到商小辛的家门口。也许她的父母还住在这里。 商小辛家的房子也是老房子了。这里与二十年前似乎没有大变化。 我试探性的敲门。里面竟然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谁啊?” 我有些激动,我喊,“商小辛!” 门开了。竟然是商小辛。她在家! 我们有大约五六年未见面。我突然认不出她了。 她黑了,而且瘦了。脸上还有了雀斑。 她把头发随意的绑在脑袋上,碎发像门帘一样垂下来遮住部分脸颊。 她穿着一件黑色长毛衣,一条蓝色仔裤。 衣服上落着尘土,像是刚刚打扫完卫生。 她的袜子破了一个口,像一条离开了水拼命呼吸的鱼。 我几乎不敢认她。 我几乎不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那个光彩照人活力十足的商小辛同学。 商小辛看到我,眼睛亮起来。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 “你怎么会来!你怎么会来!”她热情的把我请进了屋。 (十) 我诧异于商小辛的家于二十年前没有大变化。 仍旧是那些家具和那样的摆设。 只有环宇牌黑白电视机被换成了长虹大彩电。 商小辛的父母在家看电视。我拜见了他们,然后被商小辛拉进了闺房。 商小辛告诉我,她其实已经结婚了,今天只是偶然回娘家,没想到会遇到我。 她拿来婚纱照片让我看。我出于礼貌啧啧称赞。 但其实我看得出来,商小辛的婚纱照太一般了。 不论是妆容还是服饰、布景和后期处理,都太一般了。 我看得出这婚纱照应该是选的非常廉价的套系。 照片上的商小辛笑着,我却看那笑容远不如小时的她了。 我还注意到了新郎,那个新郎。他不是李小昊。 (十一) 从商小辛家里出来,我不知为何感觉心变沉重。 商小辛送我到马路边。她说她明天还要去应付另一个公司的面试。 风吹乱了商小辛的头发,她把头发散下来,又重新随意的绑了上去。 我抱住商小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商小辛拍拍我,笑着说,有空来玩啊! (十二) 再之后,每次回家乡,我都想去看望商小辛。 可每一次都害怕看到她。 她曾是我们当中最优秀最光彩照人的, 可不知为什么她就像被栓上了一只沉重的大铅球, 飞不起来,就连呼扇翅膀都费力。 我害怕看到这样的商小辛。 我害怕看到她陈旧的衣服和被风吹乱的头发。 甚至害怕看到她望向远方时的眼神。 (十三) 我在QQ上问商小辛,我说我把你的故事写成小说行吗? 商小辛的头像跳跃着, 她说,主要写咱们小时候吧,小时候多好。 我说,你后来的经历可以写吗? 她说,简单写写,写到最后算了! 我说,好的。 (十四) 按照我的朋友商小辛的要求,我的小说主要写了我们小时候。 她后来的经历我简单写写,写到最后: 商小辛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和李小昊恋爱。 李小昊毕业后出国。商小辛在上海边工作边等待。 商小辛的父母认为这个等待不靠谱。 他们坚决要求商小辛看清形势。 商小辛在上海跳了槽,工资翻了倍,仍然租住小平房。 因为商小辛想攒钱,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用,但总归会有大用处。 商小辛的母亲上海一游,看到商小辛租住的密不透风的小平房。 商小辛的父母坚决要求女儿离开那个不把外地人当人的大城市,赶紧回家当人。 商小辛不想回家,宁可先不当人。她说那里有她的事业。 商小辛的父亲说,你以为你是棵葱。 商小辛就没有表情的回来了。 商小辛所从事的行业在这个北方的小城市里就像婴儿一样孱弱。 商小辛苦恼于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城市里如何发展。她奔走于各个招聘会。 商小辛告诉李小昊她要回去建设家乡。 商小辛还告诉李小昊也许她不能再等他了。 商小辛伤心于李小昊未做任何挽回的努力也许隔着太平洋再怎样努力都没用。 商小辛庆幸于也许李小昊也有此打算只不过她先于他开口从而保全了自己的面子。 商小辛安慰于她在家乡遇到了一位优秀男青年对她呵护备至暂时看来值得托付婚姻。 商小辛不再是大城市的写字楼里那个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女白领。 商小辛从此是小城市里某家的居家小媳妇。 (十五) 我正在写这小说的时候,商小辛在QQ上出现了。 她的头像跳跃着,她说,我找到了新工作。 然后,她发来了一张近照。 照片上的她,穿着职业装,化了淡妆,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 旁边一株大个头的绿色植物。 我想,下一次回家乡,我一定是迫不及待的去看商小辛。 看到本文的你,请和我一起祝福我的朋友商小辛。 谢谢! 转自:蓝色理想 作者:tara1128 很喜欢这篇文章,转载收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4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搜索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 www.708090100.cn Rights Reserved.